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美國火車初體驗

20150728美國火車初體驗
這是第一次在美國搭火車,從Tustin站到LA的聯合車站。表列行駛時間是一小時十五分。到LA有九站呢!
Tustin是個無人看管的車站,應該說所有的車站都是無人看管的,進出雖然在月台邊立個刷卡機,一群年輕觀光客在刷卡時,旁邊的當地青年笑著搖頭說沒有必要。要不是他們的舉動,我們還沒發現刷卡機呢!
別的車站月台邊臨街商店,Tustin就只有月台。LA的聯合車站的月台上有一個小小的警衛工作站。
雖然早知Tustin站無人管理,我們還是操作自動售票機買了來回車票,兩老都超過62歲,來回票各10元,小厚七歲學生票,來回15元。
這個路線叫做Orange County Line,從橘郡的海邊到LA共有15站,算是通勤列車。往LA方向的,上午從4:05~11:30前有10班列車,下午3:00~8:506班列車。而LA開出往郊區的,上午6:45~10:00開始只有三班,下午要2:15才有車班。
這是雙層火車喔,能停放腳踏車的車廂和月台都有特別標示,那麼車廂下層座椅就少些,下層到上層的轉角也有幾列座位。一節車廂約有三個面對面的中間有張桌子的座位。車廂高敞整潔。小厚帶著恐龍要去恐龍博物館會親,所以特地在火車車廂桌子上拍照留念。
早上那趟是8:12分的,上車的應該以通勤為主,上班者穿西裝或襯衫或洋裝,男士的頭髮、鬍鬚都修剪得很整潔,我笑著對小厚說""你可能是整列車唯一的小孩喔!奶奶都沒有在任何月台看到小孩哩!"
通勤列車應該準時啊!上午出發足足遲了20分鐘,還在進入LA聯合車站前不知甚麼因素停了十分鐘。但是看來人們都不慌不忙,莫非誤點是常事?
後來我們還搭了捷運去南加大對面的自然史博物館,買了公車&捷運tap一日卷,兩老各2.5元,小厚學生票5元。回程從Tustin想搭橘郡的公共汽車回家時,並不通用,tap只是洛杉磯郡公共運輸系統互通的車票哩!


從洛杉磯聯合車站第七月台出來,依路標往紫色線捷運方向前進,竟然來到車站東大廳,半圓透明網狀穹頂,種族融合的大壁畫,就給我們無意間碰到了,導遊我原想來個LA車站導覽的,就草草各自體會一下。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San Diego California Temple

20150725 San Diego California Temple

說起"Temple"""聯想到的宗教是佛教 道教 印度教 希臘羅馬時期的多神教...等等等等,但是這個今日預見的"Temple"應該是字典解釋中的"聖殿"是屬於"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就是大家熟知的"摩門教"的聖堂。

我們即將進入San Diego海洋世界前一刻鐘的車程,一起看見左前方11點鐘方向山頂上白色的尖塔,不約而同地出口:"教堂!白色教堂"呼的一下車行往前就看不見了。
下午回程竟然發現一點鐘方向白教堂,"去看!去看!",車行不久,見一高速公路出口,我們閃閃車燈滑出去,是Nobel Dr.,才右轉,看見白色尖頂在右側,幾乎和灰藍天空融在一起,不認真看,還以為是白雲的變形。
我們停進一個空的停車場,那是另一棟建築的,有一便們可以進入白色教堂的庭園,而最好的攝影地點,就是停車場的邊牆,不能說是居高臨下,而是不用仰角,平舉相機就能將整個教堂攝入鏡頭。
應該說是哥德式的建築,兩個主尖塔,旁邊各有兩層小四角尖塔,通體潔白,透明玻璃窗、白窗框,較高的尖塔上一個吹著喇叭的小金人,略矮的尖塔是一個金色尖矛。一般教堂尖端不都是十字架嗎?

下了台階,走到建築物入口,看見裡面堂皇的接待廳,紅地毯、金櫃台,後面站著兩位穿如神父服裝但是白衣服的人,走出六個西裝革履手提公事包的小團體,"好像一個旅館喔! "如果要進入一個教堂,走出的人如此體面,我們穿著涼鞋、大帽、T恤、背包,是不是太簡便?"
奇怪我以旅行服裝參觀過許多教堂,怎麼從來沒有覺得服裝不整?是這個教堂太潔白?太高嵩,讓人不自由主的產生敬畏、崇高的情懷?
花園裡有個寫著"資訊站"的白帳篷,一位穿黑西裝的先生自動前來問:"要不要協助拍照?"然後拿了照片本向跟我們解說,方才知道這是摩門教的聖殿,只有信徒才能進入參觀。摩門教重視婚姻與家庭等等,還送了一本中文的摩門經。

回來查查資料,這是摩門教147個已經完成的第45個聖殿,落成於1993年。已經完成的"Temple"都以白色為主,都有高聳的尖塔。
在台灣知道摩門教有組織的派遣年輕人到各地宣教與學習,很短的時間都能熟練使用當地語言並深入底層的社會,並且知道他們善於商業營運。今天長見識了見到教堂的外表。尖塔上的小金人是天使Moromni摩龍尼,他攜帶了"金葉片"給創辦人翻譯,之後又收了回去。

參考資料:
世界各地的聖殿/
San Diego California Temple

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聖地亞哥-摩門軍歷史遺址Mormon Battalion Historic Site

20150725聖地亞哥行-3 Mormon Battalion Historic Site摩門軍歷史遺址

隔著七棟美麗維多利式建築的Heritage Park一條街的是一棟奶油色西班牙式的建築,門口有一門小砲,一個頭戴寬邊帽、揹著背包、手持步槍的軍人,這是一個摩門教參加1846Mexican-American War美墨戰爭期間的紀念館。

這是一個傳奇,美墨戰爭時期,摩門教共500男性和38女性從Iowa愛荷華州長途跋涉到San Diego支援,徒步行軍近2,000英哩稱是美軍歷史最艱難,但摩門軍後來沒有機會參戰,貢獻主要是在建設。

身著傳統服飾的服務員邀請我們參加館內四十分鐘的解說導覽免費行程,我們看時間不早,所以沒有入內參觀,只在外面拍照。



當年這群摩門軍成員參與發現加州最大和第二大的金礦,開啟加州Gold Rush掏金熱,開闢第一條穿越Sierra Nevada內華達山脈的Mormon Emigrant Trail摩門移民步道,就是後來是Forty-niner’s Highway四九人公路。但摩門軍沒受到金礦的誘惑,最後又都回到Iowa務農。

從官方網站知道,四十分鐘的導覽行程後有一個小小掏金的體驗,每人可以拿到一塊"愚人金"當作紀念。小厚在Heritage Park草地上撿到的"金子"應該是某個遊客遺落的,所以,雖然我們只在外面拍照,卻也有一個小小的連結紀念。

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

聖地亞哥老城區的老屋區 San Diego Old Town的Heritage Park

20150725聖地亞哥行-2 San Diego Old TownHeritage Park

四弟夫婦要到San Diego 老城觀光,我們三個欣然受邀搭便車前往。

老城區說來分成兩大區塊,一是山坡上的HeritagePark,七座維多利亞風格老屋子集合的公園,一是山坡腳下Old Town Historic State Park特別保留的墨西哥風格的民房,如今大多是餐飲及特產區。

七座美麗的老屋,原來是從市區各地"搬家"而來的,真的搬家喔!用拖板車整座""的喔。如今一間只有三間開放。

入口右側第一間"Temple Beth"" Isral"的牆上有五角星,是猶太教的禮拜堂,建於1889年,裡面除了兩列並排的座椅,牆上都是空的。(上左一)

入口左側第一間senlis,標著"cottage",是1880年代標準沒有水電瓦斯的紅色花欄杆建築,裡面展示這一區房子遷建的歷史。(上右一)

公園最高點的一棟白色房子,原屋主"Mc Conauchy"現在是"Tea House"提供精緻餐飲。(下左一)

其他的房子都緊閉門窗,但是都能上門廊觀賞。
我們最愛左大圖編號2470有圓柱樓圓錐頂的三層樓紅房子,窗子有彩繪玻璃,三面走廊,這是1889年雅致的房子啊!(中左)

右大圖塔四角塔的房子,最特別的是一個圓形的窗,還有兩個小圓耳朵,好像米老鼠,然後此屋建於1887哩。當時屋主喜愛音樂、藝術,常邀請國際名人住在家裡。(中右)

我們一間間瀏覽後在教堂前的大樹下享受涼風,小厚在草地上打滾,撿到一顆拇指大小閃閃發亮的"黃金"一直說:"我好幸運!"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北美郊狼coyote

20150722 機會難得,而我只拍下兩張模糊的照片。

照例晨走,小厚醒來也要跟,他說他要跳繩,我走,他跑跳著走。打點一下6:25出門。 
離家不到200步,看見左側籃球場上踱來一隻不是狗,小厚說三隻,眼前這隻已經走入大草地,籃球場上兩隻側著頭看我們,平行了一陣子,他們快速超前橫跨走進大草地,向東北角出口方向前行。
沒有項圈,是流浪犬嗎?嘴尖、棕色體毛,背上有黑白條紋,尾部末端黑色夾白斑,啟動腦海記憶庫,豺狼嗎?小厚說:"狐狸狐狸!"
印象說狐狸的身材比例腿沒那麼長。

我們沿著步道走到東南角,那隻竟然就站在東北角步道上盯著我們。相距約一百步。如果是狗,我是怕狗的,如果是豺狼,我要不要怕他? 先停下來拍了兩張照片。
相距約50(兩根路燈的距離)我接手小厚的跳繩,要他停著,我揮舞著跳繩,咻咻地走過去,他們跳了一下,立刻從東北角出口以一路縱隊跑過馬路,消失在對面樹籬中。

我們又走了半圈,公園才有第三個人出現!

照片太模糊,不能上傳以圖搜尋。但是以"豺狼"搜尋,原來""""是兩種犬科動物。這三隻的確有像一種"胡狼",但胡狼分布在非洲亞洲歐洲。北美有野生"郊狼",郊狼背上無斑紋。或者他只是流浪的狼狗?
將照片mail到爾灣是政府動物保護部門,確認是coyote,這個月確實有郊狼傷人紀錄,已經安樂死了五隻,可能是天氣炎熱加上郊山火災,coyote離開棲息地到人群居住的地方。

臨睡前小厚說:「我們睡覺的時候把窗子關小一點,郊狼才不會進來!
我說:「有紗窗啊! 他說:「紗窗很脆弱的!
看來昨天我們倆因無知而無懼,今晚因看了報導而擔心。
我立刻把窗子拉下到他安心的高度,我們會一夜好眠的


以下這個連結,有一段影片,錄製了一隻COYOTE向前行進的姿態,牠邊走邊轉頭看攝影機,當時我們見到的COYOTE也是這樣,步伐快速邊走邊轉頭90度看我們。資料來源是康乃爾鳥類實驗室
http://macaulaylibrary.org/audio/441720

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小熊外套


20150720小熊外套
小希帶著她小熊到加拿大旅行,不知怎地就央著要奶奶幫他的小熊做件外套,還要鞋子。奶奶推諉著:"回美國再說!
17
日在飛機上提醒,18日又提,奶奶說累啊!19日一醒來又說"[!你甚麼時候幫我做小熊外套,還有鞋子啊? 」 奶奶只好問問小希媽媽有甚麼材料可以使用。
一件轉手來的紅色滾邊背心,對小恩太大,對小希太小,背後大片汙漬,正面正好充分利用。
大衣是剪個紙型,帽子是用長釘子固定在小熊頭頸,立體打褶剪縫的。
縫這雙小鞋,有點像博物館裡看到北極圈原住民用獸皮縫製鞋子的方法。縫這雙小小鞋,也想到<<小樹之歌>>中小樹把奶奶縫製的一雙鹿皮鞋送給一個白人赤腳的小女孩,反倒被白人父親把鞋扔在泥濘地的一幕。


昨天晚上在縫的時候,小希爸爸問:「奶奶這麼辛苦地幫你縫小熊的衣服,你要怎麼辦? 小希說:「我有錢,牙仙子給我一塊錢! 通通通跑上樓,拿了他的一塊錢給我:「奶奶!這是我所有的錢! 奶奶說:「謝謝你所有的錢,奶奶對你的愛,比所有的錢還多!

今天中午,兩隻小鞋完工了,再給袖子加上滾邊,七月給小熊縫冬衣!

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溫哥華機場&帶孫子出入海關

20150717溫哥華機場&帶孫子出入海關
我們結束十天的溫哥華假期回到加州爾灣。

溫哥華機場是2015年世界排名第一的機場,而且是難得的六連霸。出境時進入候機區,有[Wel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的橫幅,我們是往美國班機的專區,高敞明亮。走道上展示了幾個原住民的雕刻、面具,現場美麗的歌手自彈自唱的音樂流瀉。有餐飲店、禮品店、兒童遊戲區、美麗如五星級飯店的廁所、還有六個迪士尼卡通米老鼠和高飛狗玩具的展示櫥,從來不知道這兩大明星有如此數百種的造型。

我們從美國的John Wayne Airport出境,說是國際機場,和松山機場規模相當,離家十分鐘。出境帶著小厚,查看護照,沒有多說甚麼。

入境加拿大,詢問很多,這是誰的孩子?父母怎麼沒有同行?七歲多怎麼沒有上學?在加拿大做甚麼?停留多久。
所幸根據旅行須知帶了公證的「母委託攜帶小孩旅行同意書」,看完才放行。

在加拿大出關和美國入關是同一層樓的同一區域。

加拿大出關一律使用機器,我們把護照放進機器、按指紋掃描、拍照,一一完成手續,列印出一人一張通過的收據,在進入幾步之隔美國人工入關前的排隊入口,一位坐在椅子上加拿大人士把收據收走。

這次在加拿大機場入關美國,一樣對沒有父母隨行的小厚問了相同的問題,這是誰的孩子?父母怎麼沒有同行?七歲多怎麼沒有上學?在美國做甚麼?住哪裡?停留多久?甚麼時候離開? 又拿出公證了的「父母委託攜帶小孩旅行同意書」給官員看才過關。至於平常入關填寫的申報書也收走了。所以當抵達美國John Wayne Airport,下了機,領了行李就走了。這樣的兩國鄰近友好國家的合作十分方便。


帶孫子旅行要準備公證了的父母同意書,不過當六月底我們從台出發到洛杉磯機場時,雙方海關對小厚並沒有多加詢問呢!八月底從洛杉磯機場離境手續更是簡單,是人工核對照片護照,也沒有刷護照,沒有詢問,但是安檢很詳細。

深灣 Deep Cove

20150716 Deep Cove(深灣)
從地圖的位置看來Deep Cove就是那天在本納比山頂公園北角往下看北邊的海灣。就像常見的西洋油畫,長滿針葉林墨綠的山岬保護著海灣,藍天與海水呼應,一朵朵的花椰菜般的白雲,碼頭遊艇梶桿林立,微風習習,大人放任孩子在長滿藤壺的淺水區嬉戲,自己在草坡上看。
我們沒有準備戲水鞋,只在礫岸低頭尋寶。啊!兩隻大拇指指甲大小的完整乾螃蟹,小朋友拿起來拍拍照、一隻灰藍色羽毛、長嘴的涉禽"大藍鷺"不理會旁邊熙熙攘攘的銀鷗,定神注視水面,啪的一下,叼住一隻手掌大小的魚,兩三下吞了下去,也正巧讓我拍著,孩子們不肯走了,趴在碼頭欄杆上看呀看,等啊等,終於又等到牠叼到第二條魚。
Deep Cove是一個小鎮,鎮上的餐飲消費水平就是觀光地的價格,爺爺還說價格勝過澳門啊!,短短的街,小餐館一列,孩子們指著冰淇淋店門口大挖甜筒的店招會心大笑,也在一家門口放件小洋裝的啤酒店藍色藤椅上拍張照。不滿一百公尺的街道尾端就是海灣了。
海灣有遊艇,有kayak(獨木舟,上面可乘1~3),四歲以上就可以繳費學習操作喔!還有第一次見到的名符其實的划板,形狀像衝浪板,操作的人站著划槳哩!請教外甥那就叫做Sup,是新興運動!
這裡山岬半島是適合森林步行的,停車場張貼著登山路線哩!



卡皮蘭若河公園 Capilano River Regional Park

20150715 Capilano River Regional Park
這個景點在有吊橋和樹橋的卡皮拉諾吊橋公園和有纜車的滑雪場Grouse山之間,要離開主幹道,走入森林的支道。
鮭魚復育中心展示鮭魚的生態,吸引小朋友仔細觀察的是在室內的魚梯展示窗及戶外攔水壩旁的魚梯。在強勁往下沖刷的水流中,魚兒奮力地向上游,就算給沖下來了還要再向上躍一級,有幾條魚兒傷痕累累,讓小朋友很心疼。到鮭魚繁殖季節,逆流而上的鮭魚會擠滿魚梯。
流連最久的是跨過木橋的 Capilano River Regional Park,可以觀察Capilano River河谷。這是個自然針葉林,步道修葺良好,沿途巨木樹幹上長滿苔蘚,小朋友說都變成毛毛樹了。我第一次看見長滿苔蘚的針葉林是四年前在內蒙的鄂溫克部落,內蒙的生態專家說,這些苔蘚是麋鹿的主要食物。今日看見滿林子的苔蘚並不見麋鹿,而是看見有熊出沒的警示。
昨天小恩弟弟就只走不爬了,今天更是硬是要走不給抱。非常自在走的走在林子裡,我們只擔心他腳步一快,不小心從木欄下滑下邊坡。所幸人人都愛牽他,都照顧著他!
踩在步道旁的土地,鬆鬆軟軟的落葉堆積,小厚說這是沙發椅墊。
小厚和小希邊走邊要奶奶說故事,安東尼.布朗的《走進森林》最適合這個情境了。妹妹還沒看過這本書,奶奶和哥哥接力說了故事,妹妹邊觀察周邊的樹邊說:「是這個森林嗎?是這個森林嗎?是真的嗎?
坐在橫倒的樹幹上,以倒數計時拍下一張合照,光線從高高的林梢洩下,背景是鬱鬱蔥蔥的林木,這張照片是近日最美的一張合照!

伊莉莎白皇后公園 QE Park

20150712 QE Park伊莉莎白皇后公園
u  弟弟愛走路
帶著一個小baby我們打消了夢想中的維多利亞島行程,但是市中心的伊莉莎白皇后公園是一定不能錯過的。
伊莉莎白皇后公園是一個海拔167公尺的植物園,草地、山坡、噴泉、玫瑰園、熱帶植物溫室花房、還有令人讚嘆如詩如畫的山谷錦繡花園。
13個月的小恩弟弟正在學走路,一上娃娃推車就嗯嗯叫抗議,要抱著他就扭來扭去掙脫下地。我們牽著他走,不如說他指揮我們走,小手會拽著我們的指頭用力往他要前進的方向去。他個子小,我們要略略彎腰屈身才能配合高度,牽著手走久了,個子高的爺爺的腰先討饒。
平坦的地,放手讓小傢自己走,他雙手舉高過肩保持平衡快步前進。遇到階梯,牽著他,小傢伙不但一步一階,有時還貪心的一步想跨兩階。媽媽總是細心的、耐心的拉著他,滿足這顆小小的狂野的探險心。
弟弟走路去了,娃娃推車可以堆放裝了零食和水壺的包包,還有以備變天的衣物。先是哥哥姊姊搶著推無人車,接著哥哥姊姊搶著搭車。
小厚哥哥推著小希妹妹要使勁喔!妹妹已經比他重一磅囉!小希妹妹只要哥哥會的她都搶著學搶著做。當拿著相機的奶奶和媽媽忙著捕捉蜜蜂採蜜的鏡頭,流連在長得比人還高的姬百合、有獨特味道的香水百合時,兄妹倆輪流推了好幾趟,爺爺一旁維護安全。

兩個人笑得最大聲的是一起搭娃娃車去停車場啦!

u  山頂噴水池
伊莉莎白皇后公園山頂停車場旁有個大噴水池,背景上一個半球形屋頂的是"布勞岱爾溫室"(Bloedel Floral Conservatory),建立於1969年,裡面種植熱帶植物,要門票的。官網說裡面還有蝴蝶和鳥類展示。
噴水池旁有個大雕塑,從這張照片角度看像手,另個角度看又似仰著的頭。
噴水池有節奏的變化,時而停,時而短柱、時而長柱齊發,迎著山風,小朋友的頭髮都飛起來了,他們沿著池畔享受著、奔走著,小恩弟弟看著看著也拍起手來!

u  溫室前
伊莉莎白皇后公園(Queen Elizabeth Park)是為紀念伊麗莎白女王與王夫於1939年造訪溫哥華而命名的。花房前是鳥瞰市區的好景點,今天陰天,看見朦朧的景色,小朋友說遠方的雲在山頂溜滑梯。
這個平台大家搶著拍照,可惜背景是模糊的,這裡也是單人吊纜的起點。
u  錦繡般的山谷花園
伊莉莎白皇后公園(Queen Elizabeth Park)最美的就是山谷中的花園,據報導四季都繁花似錦,秋季還能賞楓。濕潤的空氣、微涼的溫度,徜徉在花園裡最有效能的相機就是眼睛了。
我們覺得最奇特的就是兩大叢巨大的如荷葉般的植物,葉片比雨傘還大,小朋友在葉片下像躲雨的小兔子,花梗從基部長出來像一把大奶瓶刷,這一束花比家裡的地板刷還大呢。這利用圖片搜尋,原來這好像來自巨人國的植物,叫做『巨人大黃Gunnera manicata』。
小朋友最驚喜的是發現石橋下有魚、有水黽,哥哥姊姊看得入迷了,弟弟好奇的加入。三個小孩低頭專心的模樣真是美麗的畫面。
我覺得最美的是所謂日本橋下的那塊色彩斑斕的石壁,一是灰褐色皴痕明顯的石壁,一是攀附其上的綠色的苔蘚與紅色的爬藤,怎麼拍都沒有原本美。

u  攝影雕塑
說起溫哥華的景色,首先浮現腦海的就是18年前在一個美麗的花園和一個攝影的公共藝術合照的鏡頭,那就在QE Park,四季餐廳入口處小徑的後方。
看我們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與雕塑合影,小朋友也充當攝影師,拍下奶奶的搞笑姿態。他們也好奇一群東歐遊客把自拍腳架纏在攝影家雕塑手上,然後拍群體與三個曖昧的被攝者的合照呢!
說起曖昧,你看三個雕像,誰和誰是一對?兩個穿長褲的男女是情侶裝喔!穿百褶裙的女士和攝影者穿相同款式的毛衣喔!中間的男士搭肩在別人的伴侶的肩上,如果有機會到現場,一定要走到背後,看看中間那位男士對身旁兩位女士做了甚麼動作。




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

本拿比山 Burnaby mountain

20150710 Burnaby mountain
吃過晚飯在外甥帶領下我們直奔Burnaby mountain公園欣賞夕陽,氣象報告明天開始是雨天,今天的氣溫白天不穿外套就涼颼颼的,黃昏當然要多加衣。
旅遊指南上稱這個公園有「無敵夕陽美景」。往西可以眺望溫哥華港在夕陽下反映黃金般的水面,也看到市區的林立高樓。外甥說要不是前幾日森林大火帶來的霾害,可以看得更清晰些。往東北看去在重重高山下一條彎曲的海灣,也有碼頭和行船。

Burnaby mountain山頂上設計了許多森林步道,對小朋友而言,最喜歡藍色蜘蛛網般的攀繩架了。附近有夏令營的營隊,看見有的孩子爬到頂端了,我們倆小能爬到第三層。小厚哥哥說:「我也可爬到第五層的座椅,可是我不想爬。」小希妹妹說:「他們在繩子上跳跳跳、搖搖搖,我怕會掉下來。」
剛會走路的小恩不肯坐娃娃車,上坡下坡都不受限制哩!
公園裡有一群圖騰公共藝術,是日本姊妹市贈送的日本原住民的神話,我們在圖騰群前留下合照。

天氣太涼了,擔心流鼻涕的小恩和兩個小哥哥小姊姊受不了,我們19:45就打算離開,小厚說:「天還沒有黑啊!天還沒有黑啊!」

因此最後一個歡樂節目,就是讓兩小從草原滾下來。到久旱的影響,整個溫哥華限水不准灑草皮,所以草地不綠,但是停車場上方的緩坡已讓兩小心滿意足,滾了四回合。接著在坡頂由上往下傳接球,笑聲響徹雲霄。
我和小厚看著影片檢討:「奶奶不是說過雙手臂要貼緊耳朵伸直互握,才能滾得好嗎?」他說:「我不想一路滾下去,滾到汽車底下啊!」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史丹利公園 Stanley Park

20150709史丹利公園 Stanley Park


史丹利公園在溫哥華海灣西側的半島,從地圖上看來就知道是軍事要塞。英國皇家在1860年代設為軍事保留地。所以避免了許多林木的砍伐得以保留自然生態。公園面積1000英畝,是北美第三大市立公園,每年800萬遊客。距離姊夫家約30分鐘車程。





u  弄孫
仁川開車,沿途塞塞塞,花了一小時才到史丹利公園,小恩在車上哭哭哭。
下了車,還是哭,遇到爺爺,當然不給爺爺抱呀。爺爺雙手耍雙球給他看,就是所謂「吸住眼球」,眼睛跟著球上下上下的溜著,哭聲立刻停了;看著看著伸手想抓球了,也投入爺爺的懷抱。



u  野餐
我們在大草原的大樹下野餐,烏鴉經常來巡邏。
溫哥華今夏欠水,所以草地是黃褐色的,這些大樹還保持翠綠。大樹最美的是樹冠、最受喜愛的是樹蔭、最引發探險心的是樹幹,爺爺座在枝條上,奶奶只靠著樹杈,小希那兒都想試試看。
小厚兩手各拿一根樹枝,邊走邊敲,邊走邊看,怎麼這是金屬探測器?可以發現黃金?
小恩搖搖擺擺的,總是舉著兩隻手保持平衡,雖然剛剛會走路,但是哥哥姊姊在那兒,他也要追過去。
u  圖騰

史丹利公園的原住民是SquamishMusqueam。而公園裡立了好多圖騰,並不只是這兩個民族的。加拿大原住民為為印地安人是不敬的稱呼,因此稱為First Nations第一民族。

!圖騰上雕刻了甚麼?這些動物象徵甚麼?圖騰主要顏色有哪些?圖騰有甚麼用意?


u  小火車站
史丹利公園有沿著海岸的腳踏車道、縱橫上下的森林步道、水族館、還有小小森林火車。火車站旁邊一個小小的遊戲場,要買了火車票的人才能進去。看照片小厚小希和玩具一起像個小巨人。
火車站旁的涼亭裡有三輛娃娃車,都是睡著的小小孩。小恩醒了,哭了,爺爺為他喝喝水。才坐起來,看見旁邊的套環,立刻搖搖擺擺走過去滾著圓環,追著圓環,開心極了。

u 丹利公園最好玩的事 
小寶們在史丹利公園大樹下野餐、追烏鴉、跟著加拿大鵝歪歪倒倒走路、搭小火車、和圖騰合照....,問他們什麼是最好玩?異口同聲地說:「挖土機!」
在小火車車站外的兒童遊樂場這兩台小挖土機是兩小的最愛。一台把手是圈型的,一台是直線的。要操控挖、運送、放得有足夠的力氣和技巧。兩個孩子在大太陽下玩得不肯走,大人和小恩在樹蔭下乘涼。

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

卡皮拉諾吊橋公園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 & Cliffwalk

20150708 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 & Cliffwalk

卡皮拉諾吊橋公園就在卡皮拉諾河的兩岸。佔地27英畝。有三大特色。

最有名的是懸掛在河上70米高場137米場的吊橋,號稱80頭大象同時站著也不會垮的堅固吊橋。吊橋既然號稱那麼牢固,就沒有人數限制,由入口往下看就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走不到30公尺,奶奶想打退堂鼓,但是身邊一個阿孫緊牽著手,爺爺除了照顧孫女小希還向我喊話打氣,硬著頭皮往前。看著迎面回程的人鮮少笑容,他們看我大概是臉色蒼白。沒想到回程時小厚、小希不要人牽,獨立行走。

其次是Treetops Adventure樹梢走道,無數座橋架在30米高的樹間,讓我們俯瞰樹林又接近樹梢。公園官網說樹梢探索rainforest.,查了一下,溫哥華的山區樹林屬於全球少數的溫帶雨林之一。在大樹30米高的地方搭一個樹腰平台,再以繩橋連接到另一棵樹的平台,我們不是泰山,沒有拉樹藤,卻在空中跑來跑去,看著身旁的樹梢,看這腳下的小人兒,像作夢一樣。小厚小希開始小心翼翼的一步一回頭,後來快速跑到另一棵樹,嫌奶奶走得慢又走回頭催。

環保人士會贊同這樣的做法嗎?

 

第三就是Cliffwalk 懸崖步道。步道是僑,跨架在從山壁伸出的鋼架或鋼索上,橋面有木板的、鐵網的更有玻璃的。所以這一區基本上是貼著花崗岩石壁上上下下的行走,是「棧道」的概念,右看是石壁節理分明,是樹根糾結攀附;左側是貼近樹梢和遠方的山林,往下俯瞰就是凌空啦,河床在百公尺下。遊人是單向行走,摩肩接踵,如果拍照,後面就停下來等待,怪不好意思的。


吊橋、棧道的確驚險,駱老爺說和天門山有得比。